主页 > M超生活 >【头家开讲】小虾米吃大鲸鱼如兴董事长陈仕修 >

【头家开讲】小虾米吃大鲸鱼如兴董事长陈仕修


2020-06-12


【头家开讲】小虾米吃大鲸鱼如兴董事长陈仕修

「这条是我们做的裤子,转过来我看看!」国内牛仔裤代工大厂、如兴纺织董事长陈仕修一见到我们的摄影记者,打完招呼的第一件事,就是盯着他身上的Levi's牛仔裤瞧,「穿多久了?在哪里买的?」

陈仕修小档案出生:1967年(50岁)家庭:已婚,育有2女现职:如兴纺织董事长经历:飞雅高科技董事长、美商所罗门美邦集团AVP、勤业国际财顾协理学历:美国罗彻斯特大学金融研究所休闲:骑马、健走、高尔夫座右铭:活下去、活得久、活得好经营理念:关心(Care)、沟通(Communication)、创新(Creativity)

 

併购港企 牛仔裤称王

一抵达柬埔寨金边,陈仕修带我们前往距离市区约1小时车程的1号公路43公里处,巡视全球第一大牛仔裤代工厂「玖地」的长泰厂,放眼望去,好几千人密密麻麻,每个人坐在位置上,一个个熟练分工地缝製裤口袋、裤耳、裤带,接着组装。

玖地位于柬埔寨的汙水处理厂,可透过微生物分解化学药剂,把蓝色汙水净化,达到循环利用。

陈仕修看到工厂内刚透过自动化工序完成的裤子,立刻拿下眼镜,把裤子翻面,近距离看着车缝线、对称度说:「裤子要看背面,正面加工效果多,又刷猫鬚又刷破的,看不出车工好坏⋯。」旁边的陆籍干部则急着向陈报告,数月后即将再扩建的水洗厂进度,以及用微生物做汙水处理再回收的成效。

戴着黑边圆框眼镜、50岁的陈仕修,个性低调不喜曝光,2年前,他宣布以约新台币130亿元现金收购香港玖地集团(JD United Holdings Limited),创下国内纺织业最大金额併购案,从原本排不进世界前10大,跃升成全球第一大牛仔裤代工厂,全世界市占率7%,年营收将达180亿元,小厂如兴併购大厂玖地的消息,顿时也成为资本市场的焦点话题。

 

亲自简报 理念获肯定

陈仕修解释:「在大者恆大趋势下,估计未来牛仔裤代工大厂只会剩3到5家,我要不是Go Big(变大),就是Go Home(退出),如兴选择变大,透过併购才能压低採购成本,人才互相流通,节省管理成本。」

但是「以小併大」的併购模式,引起市场质疑声浪不断,「年营收不到30亿元的牛仔裤代工厂,竟能吃下比它大5倍,年营收150亿元的玖地集团?」「中资假併购、真借壳?」

陈仕修大学联考数学近满分,如兴股东讚许他逻辑清晰,深具说服力。

合併案历经2年审查,中间也曾遇投资者抽资,儘管如此,行政院的国发基金(产业创新转型基金)经评估后,还是在今年6月投资约15亿元、9%认股,目前已知的大股东股权比例大致为陈仕修20%、泛玖地15%、远雄人寿9%、力丽集团董事长郭绍仪则以个人名义投资6%。

对于细节,陈仕修始终低调不愿多谈,只说:「送审期间又发生乐陞案,市场气氛差,2年中补送件数10次,终于在今年8月完成合併,玖地前董事长孙玚也上任如兴总经理。」

创立40年的如兴,客户包括 Levi's、H&M、GAP、UNIQLO等欧美日的品牌服饰大厂。

国发基金副执行祕书苏来守则说:「玖地因二代无心经营,找上陈仕修,卖掉公司后还买回15%股权,这在併购案上不容易,表示对产业仍看好;再者民间早已募资115亿元,占其绝大多数,代表陈的经营理念受到认可,申请时,陈仕修亲自简报,看起来诚恳,口条清楚,逻辑清晰,深具说服力的个人特质,对评审委员的疑问耐心一一解答,最后支持通过的人就超过8成。」

少见的併购模式、跌破众人眼镜的投审结果,让人对如兴陈仕修和的能耐更为好奇。

创立于1977年的如兴,主要核心业务为牛仔裤的生产与製造,客户包括 Levi's、H&M、Armani、GAP、UNIQLO、Lee等欧美日的品牌服饰大厂,1997年开启海外的生产布局,首先投资柬埔寨,约2000年在中南美洲的尼加拉瓜与萨尔瓦多设立生产据点,今年合併后,牛仔裤年产量将冲至8,400万条,逾30个工厂遍布世界各地,员工超过4万人。

 

调整财务 度过黑暗期

不过,开口闭口都是牛仔裤的陈仕修,不是如兴创办人家族成员,纺织也非本行,却是在2008年如兴面临金融海啸存亡之际,才投资、进入如兴,透过财务调整,办理现金增资、银行债务的借新还旧、发行可转换公司债等,领着如兴度过黑暗期。

如兴1997年开启海外生产布局,首先投资柬埔寨,2000年在中南美洲的尼加拉瓜与萨尔瓦多设立生产据点,图为尼加拉瓜厂。(总统府提供)

陈仕修是台北人,早年陈父和其他兄弟在树林合开羊毛纺织工厂,小时候陈仕修常在工厂玩耍,「我对来装设备的外国人比较感兴趣,工厂又热又黑,我从小就打定主意不要做这行,却没想到计画赶不上变化。」陈仕修笑着说。

成绩优异的他,高中念的是建中,大学联考数学考近满分,「其他科目普普,填上高雄中山大学机械系,在大学练就流利台语和随兴的生活方式,常穿吊嘎背心配夹脚拖就骑机车出门。」毕业后,为筹措去国外留学的学费,到纸厂设备公司当业务推销机器。

「我去纸厂第一件事就是蹲在地上跟师傅抽菸、讲台语搏感情,师傅告诉我工厂哪些製程不好,我回去打成企划书,纸厂老闆觉得我很神,对我推销的机器都很买帐。」陈仕修说。

 

拯救公司 低调不居功

在美国半工半读的日子,陈仕修进入银行的投行部门,从基层做起,学习併购业务,「早期电脑不发达,同事规划好计画,我当别人的计算机,当时读到『王安电脑』的故事,介绍透过併购、差点打败IBM的华人王安,启蒙我对併购的了解。」陈仕修说。

但异国的工作,让他发现不管多努力,永远被视为外人,于是他转赴香港瑞士银行任职,半年后遇上部门裁撤,回到台湾再转进勤业众信会计事务所。

陈仕修(左)说,如兴有牛仔裤最新的雷射技术,可以扫描图片印在裤子上,具有客製化能力。

在勤业众信期间,也是他大展长才的阶段。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,他整顿过包含东隆五金、台湾樱花等10多家上市公司,一位不愿具名的同业表示:「Alex(陈仕修)是当时业内风云人物,很聪明,熟悉财务,救回不少公司,但都低调不居功。」

多年来协助各企业改善财务的经验,让陈仕修萌生自己当老闆,以及併购的念头,他分享:「如果公司拥有好技术、好团队,只因一时周转不灵,给它时间,总有一天业绩会回来,好比当时全世界第三大製锁公司东隆五金,一时的人谋不臧造成公司危机,但藏不住强大的研发实力,终步上正轨。若技术是虚的,财报是美化出来的,就是一间不值得出手救的烂公司。」

 

负债上亿 感谢妻相挺

约2000年,陈仕修离开勤业,与朋友合伙,投入资讯软体业,「大环境不好,没注意现金流,加上年轻气盛,同时投资多家公司,约四年后,公司经营不善收摊,一下子负债上亿元,家里乌烟瘴气。」

每每提及这段,陈仕修就打开保护伞,不愿多谈痛苦过去:「靠着房地产向银行借贷、买卖,5年后偿还债务,我很感谢太太不离不弃,否则她大可以跟我离婚。」自此之后,他更加确定一家公司要长久经营,现金流最重要。

陈仕修说,牛仔裤会朝向机能化、轻量化,增加弹性、吸湿、排汗、防泼水功能,如兴会创造高附加价值的产品。陈仕修没有大老闆架子,个性谦和,生活简单,一个便当就能打发一餐。

这天,机会来了。2008年,如兴家族因触角延伸太快,未能聚焦本业,遇到金融海啸,碰上营运最大危机,股价从2000年高峰时的43.1元,跌到2008年的0.8元,市值蒸发98%,银行团不愿意相救,陈仕修却逆向思考。

陈仕修说:「我花1亿元入主如兴3成股份,一是牛仔裤不像电子产业变动快,可以长久经营;再者如兴符合好团队、好技术条件,客人都是世界大品牌;三是如兴有庞大不动产,拥复兴北路约200坪办公室,以及苗栗竹南的400坪、柬埔寨的1万坪、尼加拉瓜的4万坪土地都是自有,卖一卖净值有10几亿元,投1亿元拿回3、4亿元也划算,如果股价回到正常价8元,也有10倍,算算这钱不赚才笨,而且救回公司美事一桩,大家都有工作,危难中相挺,赚钱又赚名声,我当然干!」

 

筹措资金 卖厂亏转盈

具财务背景的如兴财会处副总经理徐仲荣说:「2009年刚接手时董事长只当顾问,积极赴海外出差,走遍各厂,不惜低头学牛仔裤knowhow,为避免公司变革大,仍聘请如兴前总经理王孝龙担任董事长,干部也自愿减薪3分之1,当时全年还亏损2.78亿元;为筹措营运资金,卖掉价格较好的越南厂,隔年随即小赚500万元。」

历经慢慢调整,2013年如兴营收来到近5年新高,达29亿元,不过隔年,营收一下掉了4亿元,陈仕修说:「根据国际研究数字,2014年主打运动休闲的legging瑜伽裤产量已正式超越牛仔裤,使用者偏好弹性、吸湿排汗机能裤,消费习惯改变,加上快时尚平价服饰盛行,客户不断砍价,我开始苦思下一步,把念头朝向併购。」

陈仕修说:「Levi's供应商大会上认识玖地,谈到牛仔趋势2人产生共识,一拍即合,在送件併购的2年期间,如兴和玖地已经内部整併,也订下规则,好比现在2家公司一条产线都是65人,同步自动化增加3成效率,发挥1加1大于2的效果。」

 

随时自省 创造高价值

在牛仔裤界打滚逾20年的如兴柬埔寨厂副总甘金城说:「世界快速变动,生意越来越难做,只有变大才有机会,过去传产业都要换脑袋面对竞争,陈董很灵活,懂得外国客户在想什幺,又愿意学,适合带如兴打世界盃。」

2017年1月,总统蔡英文参访如兴尼加拉瓜厂,陈仕修用自家生产牛仔布,裁製6条狗狗领巾,分别绣上名字做为礼物,让蔡英文开心不已。(总统府提供)

陈仕修透露,併购玖地形成市场规模后,要把台湾化纤机能纱线融入牛仔裤,将牛仔轻量化,增加吸湿、排汗、防泼水功能,创造高附加价值的产品,「让客户离不开我!」

或许是创业失败的过去太惨痛,陈仕修说:「我每天都在想我要怎幺活下去?我的失败点会在哪里?何因会造成我无法成长?我又要怎幺突破来生存?一直想,就能一直督促自己往前,像我现在正在祕密研发一款新玩意,是一个全新的idea,我猜世界应该没有人有⋯。」我好奇问是什幺?陈仕修仍三缄其口,神祕保护伞再度撑了开来。

 

侧记:朴实简单易满足

陈仕修虽贵为董事长,却不喜人家叫他陈董,反希望大家叫他英文名Alex,给人个性随和洋派的第一印象。对外、对员工的态度很谦和,生活也过得简单,他常常运动上衣配自家牛仔裤;也只有2个包包,1个是TUMI后背包,另1是用了逾10年的GUGGI包,用到有小脱线也捨不得丢。

去海外工厂时,坚持只住宿舍,1餐1个简单便当就能打发,柬埔寨金边办公室的装潢和摆饰,仍维持前老董模样,明显看出不是他的风格,他回说能用就好,把钱花在产线自动化比较重要。

他的2个女儿都读公立学校,也没花钱补习,前阵子父亲节,女儿说要陪他吃饭要他选地点,他毫不犹豫地说鬍鬚张,嚷着滷肉饭就很满足,让人看到大老闆最朴实的一面。

 

专家这样看:小併大国外常见

小併大在国外十分常见,近年国内也陆续出现案例,比如早年中国联想併购IBM个人电脑部门、明基併购西门子的手机部门;去年台湾至少2例,像振桦电用相当于比自己资本额还大4倍的资金吃下美国O2O自助服务平台龙头KIOSK;环球晶圆原是全球第6大硅晶圆製造商,併购全球第4大的SunEdison,跃升全台湾最大、全球第3大的硅晶圆供应商。

如兴不是特殊案例,也被主管机关认可、合法,只是在传统纺织产业内较少见。(前元大证券总经理、宽量国际创办人李鸿基)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小编推荐